您的位置:首页 > 职业健康 > 职业病 > 正文

饮酒导致公务员职业病

时间:2012年02月16日 16:51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123次  评论1

   九成官员患病

  脂肪肝成第一职业病

  日前,一则关于官员健康的新闻颇受关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发布的湖北省公务员健康体检统计报告显示,九成公务员身体存在不同程度异常。其中,以脂肪肝为代表的肝病已成为公务员第一“职业病”。

  这不是官员健康第一次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南方周末》2011年9月1日报道称,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干部保健科医生赵辉对银川市副厅级以上官员的体检资料进行了分析,发现银川地区官员患病率超过93%,远远高于该市普通居民,甚至比银川城市社区老年人的慢性病患病率都高。当时,银川城市普通居民的慢性病患病率只有23.5%,社区老年人的慢性病患病率也不过80.1%。

  这与其他的研究相吻合。2009年发布的《中国公职人员健康白皮书》披露,公职人员级别越高则健康状况越差。领导岗位公职人员的体检异常率高达98.5%,其中血脂异常37.8%、脂肪肝36.9%、血压增高18.9%、血糖增高10.3%,这些都比普通公职人员高出5%~10%。

  2009年河南省濮阳市疾病控制中心于海泉发表的论文称,当地参加体检的689名干部,疾病检出率较高的分别是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压。(风险管理世界-www.RiskMW.com)

  “酒风就是作风”

  官场要经受“酒精”考验

  各行各业都有其职业病,如颈椎病之于教师,胃病之于驾驶员。脂肪肝成为公务员的第一职业病,多少有些意外。原因何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感染科尚佳主任医师一言以蔽之:喝酒最伤肝。

  我省某省级医院干部病房一名医生分析说,脂肪肝分为酒精性脂肪肝和非酒精性脂肪肝,前者就是长期过量饮酒造成的。脂肪肝等威胁官员身体健康的“职业病”,与大吃大喝等不良生活方式有着直接的关系。无酒不成席,饭局上最少不了的就是饮酒。

  又到了年终岁尾,有些干部的饭局开始应接不暇,很多人中午晚上“连续作战”,有的还要“转战”数个酒局、赶好几个场子。特别是在公款消费的助推下,官场上的饮酒之风可谓登峰造极。当前的官场,不少官员爱酒如命,饮酒成瘾,无酒不成宴,无酒不接待,因酒致病屡见不鲜,因酒致命时有发生。整天游走于酒场,每天酒里来、酒里去,乐此不疲。喝酒与否、喝酒多少,被赋予了种种“官场符号”,让一些官员不能离开酒场,不敢离开酒场。一些官员戏称:“酒量就是能量,酒风就是作

  风。”一些地方出现不少怪现状:年终考核靠酒验收,“跑部钱进”酒成媒介,招商引资催生专业“陪酒族”,酒量多少成了升职的敲门砖……

  在民间、在网上,流传着官场喝酒的种种段子:“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同志可放心;能喝一斤喝八两,这样的同志要培养;能喝白酒喝啤酒,这样的同志要调走;能喝啤酒喝饮料,这样的同志不能要。” “领导干部不喝酒,一个朋友也没有;中层干部不喝酒,一点信息也没有;基层干部不喝酒,一点希望也没有。” “穷也罢富也罢,喝罢!兴也罢衰也罢,醉罢!”

  过量饮酒对身体的危害很严重。尚佳主任医师说,酒精主要通过肝脏来代谢,长期过量饮酒,将使肝细胞反复发生脂肪变性、坏死和再生,导致酒精肝甚至肝纤维化。因此,身体健康的人长期过量饮酒会得肝病,有肝胆疾病的人应坚决禁止饮酒。

  有专家提出:“喝醉一次白酒,等于得一次急性肝炎。”诚哉斯言!尚佳解释说:“长期醉酒对人体伤害相当大,这个比喻是指醉酒对肝脏的伤害不亚于得肝炎。而醉酒的次数多了,就会真的患上肝炎。”据了解,目前乙肝、丙肝发病率正在下降,而酒精性脂肪肝、非酒精性脂肪肝等疾病的发病率则在大幅上升。

  应酬多了,很多官员一边喝酒一边保肝。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解酒保肝药,但都没什么用。专家说,目前医学上还没有真正为肝脏代劳、分解酒精的解酒药,也没有解酒药能预防、阻断酒精进入身体后产生的副作用。

  据介绍,市面上的一些解酒护肝药,其成分多为镇静剂、维生素与氨基酸等,只能提供安慰、清醒和缓解头痛的作用,并不能减少血液中酒精的含量。镇静剂不仅起不到解酒或保肝作用,反而不利于身体健康。临床上,对于醉酒的病人主要采取速尿药物、输液、高渗糖等方法促进酒精的排泄,严重的酒精中毒的患者甚至要接受血液透析。民间有一些广为流传的戒酒方法,如牛奶解酒、茶水解酒、喝醋解酒、抠喉咙催吐解酒等,其实都起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解酒作用,顶多稀释酒精,减少酒后不适,而抠喉咙解酒有可能将呕吐物误吸入肺,引发窒息。

  专家强调,对肝脏最好的保护方法是不喝酒、少喝酒。

  “公家出钱我出胃”

  公款吃喝每年3000亿

  “公家出钱我出胃,革命小酒天天醉。”这句话点出了官场大吃大喝的根源,那就是公款吃喝。1月10日,《人民日报》发文批官场“酒文化”,警示酒可怡情也可亡国。该文特别指出:“在公款消费的助推下,官场上的饮酒之风可谓登峰造极,以至享誉华夏的茅台酒已经事实上跻身奢侈品行列。"酒兴"如此这般地畸长,并未使酒之文化气味愈来愈浓,反而使之与"文化"二字渐行渐远,与歪风邪气越走越近。如今在喝酒已成"重要工作"的某些官场,充斥其间的,是浓浓的腐败之味、乖戾之气、愚昧之态、谄谀之风。”

  早在2008年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央视《新闻1+1》栏目中披露,中国行政开支,仅公款吃喝、公费出国考察、公车的“三公”费用就接近9000亿元人民币,占总行政开支的30%,政府部门每年光是吃喝招待费用就是3000多个亿。“三公”费用9000亿,是当时国防开支的5倍、医疗投入的4倍,令人咋舌。有志之士提议,如果能刹住公款吃喝之风,将3000多亿投入到新医改当中,既缓解了政府财政投入的压力,又对官员健康有利,对国民健康素质的提高可谓一举两得。

  当下官场,不仅几乎是无酒不成席,而且是无好酒不成席。因为是公款吃喝、公款招待,用不着掏个人腰包,所以,酒要档次高,才能显示规格高;酒要喝好甚至把人喝倒,才能显示热情。酒不仅被用来勾兑感情,还被用来勾兑业绩、利益、权力甚至情色。有这样一种“理论”:只要没把公款装进个人腰包,吃了喝了算不了什么,有不少人对于在官场多年“吃了个肚儿圆”颇为坦然。

  有官员说:上级来人检查考核,要吃吃喝喝搞好接待;向领导请示汇报工作,要吃吃喝喝聊表敬意;到上级争取项目资金,要吃吃喝喝搞好协调;兄弟单位交流学习,要吃吃喝喝

  尽地主之谊;出门在外招商引资,要吃吃喝喝表现诚意。此外,接风宴、送别席、庆典酒不一而足。一些单位领导甚至呼朋引伴,互相宴请,你来我往,蔚然成风,公款吃喝应酬演变成“灰色腐败”。

  在中国的公款酒席上,鱼翅、鲍鱼、海参等价格不菲的佳肴在菜单上只是配角,酒才是主角,酒钱有时会占掉整个费用的一半。酒的品牌代表身份,代表酒局的档次,也衡量你东家的诚意。酒是润滑剂,“瓶底子带着印把子,很多不好办的事上了酒桌就好办了。”有官员诉苦:“领导下来视察工作,你不敬他酒,他说你不尊敬他;同事敬你酒,你不喝,他说你瞧不起他;下级敬你酒,你不喝,他说你摆领导架子,不和群众打成一片。”

  《人民日报》批评当下的官场酒风:“在酒风日盛且越来越被庸俗化、低俗化的今天,酒这种醇香清澈之物已被腐败的官场文化"发酵、蒸馏、勾兑"得面目全非:有人设高档酒宴取悦上级,有人以酒送礼谋取私利,有人用劝酒灌酒罚酒作为一种乐趣,有人把命令下属喝酒视为一种权威,有人因嗜酒醉酒而忘乎所以、不理政事、贻误工作、丑态百出,有人不想喝酒陪酒却欲罢不能、痛苦不堪,有人因终日陪酒而伤身害体、家庭不和甚至"以身殉职",每年因公款吃喝而糟蹋的食物、浪费的钱财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酒喝得少了

  官员的健康状况好了

  在1月9日深圳市政协会议上,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感慨道:“现在的大酒店,我这个收入,一顿饭都请不起。浪费太大,三个菜能解决,为什么要上八个十个呢?吃的内容,也可以简单化,你吃的东西自己都记不住。一瓶茅台酒卖那么贵,一个菜卖那么贵,如果不是公款消费,绝不会有那个价。公款吃喝,确实扰乱市场经济!”

  茅台堪称公款吃喝的缩影。近日,茅台、五粮液与路易威登、爱马仕、宝马等知名品牌,同时出现在“2012胡润全球十大最值钱的奢侈品牌”排名榜上。茅台成了奢侈品,颇有讽刺意味。有分析认为,上行下效,楚王好细腰、茅台总脱销,茅台的价格扶摇直上,就是因为公款吃喝偏爱它。如今,53度飞天茅台一路攀升至2000元,对此,上海市人大代表、新华社上海分社社长慎海雄等向上海市人大提交了“建议公款消费不准喝茅台酒”的书面意见。“茅台酒的价格一路炒作,现在的价格已经是奢侈品的价格,而国家明令政府各部门"不得采购奢侈品"。”慎海雄说,价格一路飙升的茅台酒已经超出寻常百姓的承受范围,客观上沦为变相的奢侈品。

  “虽然茅台从没有承认自己是奢侈品,但在价格的疯涨上具备了奢侈品的基因,喝茅台越来越被视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老百姓已经将其视为当然的奢侈品,这次被排进胡润奢侈品排行榜,也是一种旁注。”多名上海市人大代表建议上海带头在公款消费中明确禁止喝茅台,各级纠风部门也应把禁止喝茅台列为检查内容,像禁止消费卡一样予以查处。

  官场禁酒好处多多。2007年1月,河南信阳市委下发红头文件,禁止公职人员工作日中午饮酒。半年后,数据显示:“全市今年上半年比去年上半年招待费节约了30%多,仅酒一项开支,信阳就节约了近4300万元。”

  酒喝得少了,官员的健康状况好了。2007年7月,信阳市处级以上干部进行了一次体检,有127人患有与酒有关的疾病,而2006年同期有252人患了与酒有关的病。

责任编辑:ywj

发表评论(共1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