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职业健康 > 专家访谈 > 正文

体检专家表示:出租司机累出一身病

时间:2012年04月01日 09:37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52次  评论0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在写着“TAXI”或“出租”字样的汽车里,他们长年累月地坐在驾驶席上,背影清晰而面目模糊。我们每个人都与他们有过近距离接触,但他们的生活对于我们来说,却遥远而陌生。然而就像我们下车走向家门前,并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回家一样,很多人也不知道他们每个月被高额的车份钱、汽油钱压得喘不过气;他们中大部分人被腰椎病、肠胃病等职业病困扰,却舍不得花上半天时间去看一下病;他们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他们每日三餐无定,甚至上厕所的时间也不能保证……每年两会,都有媒体和代表为改善他们的生存现状做出努力,在今年的地方和全国两会上,就有不少代表提出了要全面改革出租车行业体制。因为日益凸显的“打车难”已经逐渐暴露出了这个行业的问题。

  出租司机全身都是病

  50岁刚出头的严师傅身材中等、微胖,穿一件深灰色的羽绒服,每天早晨都开着他的白色菲亚特汽车,在北京回龙观地铁站前“趴活”。与那些到处问人“走不走”的黑车司机不同,严师傅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车里,而且很沉默,因为他实在没有精神下车到处拉客。“我原来开出租,有高血压,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也没太当回事,可前两年发展成肾衰竭,不得不去做透析。”由于病情加重,严师傅不开出租了,为了生存,只能干上以往让他深恶痛绝的“黑车司机”的行当。

  北京银建出租车公司的小魏告诉记者,像严师傅这样的大有人在。很少有人能干到出租车司机的法定退休年龄55岁,大部分人一旦发现自己生病,不等公司和他们解除合同,就自动选择不再续签了,因为“干出租完全是拿命来拼,但凡身体差一点都顶不住。”不过,也有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拼命死扛”的。著名劳动法专家、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强磊在2005年—2007年间,曾调查过北京市多名出租车司机。他曾遇到一个身为单亲母亲的女司机,养着一个上大学的孩子,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后,她瞒着公司,靠吃药维持着继续拉活,生怕休息一天就断了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

  与这些大病相比,困扰出租司机更多的是遍布全身的小病。“你看到对面的车灯了吗?开了十几年车,我的眼睛全让这些车灯给毁了。”3月2日晚上,北京嘉润出租车公司的小赵这样对记者说。刚过40岁的他患上了青光眼。“晚上只能眯起眼睛看电视。”小魏说:“干出租这一行,一两年的时间职业病就出来了,能干到十几年,都属于身体‘节省’着用的。”他的脖子现在不能动,一晃就难受,因为没时间,一直没去医院拍张片子。他的很多同事肠胃都不好,好几个人因为严重的胃病“不干了”;得尿路结石的也有很多,因为一天很少喝水。除了身体上的累,大部分司机干到一定时间,就会进入心理上的烦躁期。“就是不想干了,看到车就烦,根本不想上车。”

  2004年,某机构举办了“万名的哥免费健康体检”活动,体检报告显示,92.8%的出租车司机都存在健康问题。3月7日,记者采访曾连续4年为北京2000多名出租车司机做过免费体检的北京世纪坛医院体检中心时了解到,时隔8年,这些疾病在出租车司机中依然高发,他们的健康状况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北京世纪坛医院体检中心唐建春医生告诉记者,脂肪肝、高血压、痔疮、高血脂、肥胖、高血糖、肝囊肿、胆结石、尿酸增高等,几乎所有和生活方式有关的疾病都是出租车司机的高发病。

  生存压力来自制度

  在所有生活方式里,“久坐”对出租司机的健康损害最大。小魏说,体检时医生都会嘱咐他们别老在车上坐着,开一两个小时就下来溜达溜达。但大部分人都做不到,一般都半天不下车,到中午吃饭时才能站起身来。吃饭也常常不规律,“哪有能停车的地方,就在哪吃。”北京利强出租车公司的安师傅告诉记者,他一年很少运动,最大的活动量是站在车边抽烟时,抻抻胳膊腿。

  在记者的采访中,几乎所有出租车司机和专家都认为,选择这种生活方式,与出租车司机承受的巨大压力有关。而每个月要向公司交纳高额的车份钱,是他们不得不用健康,甚至生命的代价来求得生存的首要原因。小魏告诉记者,他开的车是双班倒的,和搭档一人开一天。每个月他一个人就要交给公司4000元的车份钱,再加上差不多5000元的油钱。“每天至少要挣出来300块钱油钱和份钱,那就起码得干8—10个小时,其余时间里挣的才真正归自己。”因此他每天的工作时间都是十七八个小时,早晨5点出门,晚上12点回家。实在坚持不住了,就找个地方眯会儿。”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周末”的概念是不存在的,因为不管休息不休息,份钱都要照交。小魏开出租的14年里,没有休过一次假,没和家人旅游过,甚至从没爬过山。

  如果仅仅交份钱和油钱就行,很多出租车司机会觉得这是“烧了高香”。因为除了这些,违章、被投诉,任何一项都可能给他们带来损失。安师傅说,只要收到一次投诉,前后就得掏2000块钱。轻微违章除了交罚款,公司规定停车3天,严重的要停车7天。这些天他们不但不能挣钱,还得白交份钱。

  安师傅开出租车已经6年。6年前每个月能挣三四千块钱,他觉得这个职业还算不错;但6年后,每个月拼死拼活还是只能挣到三四千块钱。收入没涨,物价上涨却导致各种各样的支出不断增加。“除了份钱,停车费、油钱、保养、修车的钱,都得自己出。6年前93号汽油是4块钱1升,现在七块八毛五,政府给加的那点油补根本不够。份钱也是前几年定的,现在堵得一塌糊涂,什么都涨,份钱还是这么高,谁替我们说话?”

  存在巨大健康隐患的出租车司机行业,也让乘客失去了安全保障。强磊说,有一次他半夜11点多打车到机场,发现出租车司机一边开一边脑袋直打晃,他赶紧让司机靠边停车,发现他的眼睛半睁半闭快睡着了。一问才知道,这个司机从早晨6点起来,到现在一共干了17个小时。唐建春也告诉记者,体检中她们发现有些司机的高压已经到了180,但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这种情况会导致头晕、记忆减退等,实际上已经不能从事司机这样的工作了。

  最近几年,包括北京世纪坛医院在内的很多医疗机构都对出租车司机开展免费体检,北京交通广播电台等媒体也会在固定的栏目里,向司机宣传疾病预防的科普知识,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增强司机健康意识的作用。但安师傅觉得,对于北京出租司机的十万大军来说,每次几十个人的免费体检名额无异于杯水车薪。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100辆车左右的小出租汽车公司,一般都没有安排员工每年体检。强磊表示,2005年—2007年他调查时,几乎没有一家公司给员工体检,现在基本上只有20%—30%的公司给员工体检。

  给司机多一点安全保障

  巨大的生存压力和健康隐患,让愿意从事出租车司机这一行业的人越来越少。要想改善他们的生存状况,强磊认为,要从《劳动法》方面给予以下保障。首先是每天工作不能超过8小时,每个月不能超过23.5个工作日。应该减少车份,保证他们在工作时间减少的情况下,也有工资保障。其次是每个司机都应有完善的保险。他在调查中发现,有些出租汽车公司只给1/4的员工上保险,出了事就让这1/4有保险的人去顶替。第三,应该让司机有更好的劳动福利。出租车司机每天都在噪音、汽车尾气中工作,夏天高温闷热,应该给予一定补偿。第四,有些司机违章实属无奈,比如在不该停车的地方停车,交管部门惩罚一次就够了,公司不应再有学习、罚钱等双重惩罚措施。在关注出租车行业已经近10年的中国社科院工经研究所研究员余晖看来,让出租车司机真正获得“自由”的根本方法,还是打破目前出租车行业的垄断经营、特许牌照制度,允许更多的个体化运营者进来,让这个行业变成一个真正自由竞争的市场。

  唐建春则建议出租车司机,除了每年定期体检,一定要戒烟、限酒;少吃高盐、高油的食物;多吃蔬果、粗粮,开车时带点黄瓜、西红柿;开车一两个小时,要停下来走动走动;在心态上也要保持平衡,要知道不管挣多少钱,身体都是首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邱贵兴教授提醒,开车时要保持正确的姿势。上身尽量别往前倾,头部应微微后仰,经常活动脖子。另外,还要时刻保持警惕,别疲劳驾驶,避免发生事故。(风险管理世界-www.RiskMW.com)

责任编辑:dingshan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热门排行

  • 国内
  • 国际
  • 本类